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至尊神武 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池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30:23

至尊神武 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池

陈恒一行三人,顺着后院xiǎo道深入桃花庄,越往内部,桃花越见灿烂,空气中的氤氲也愈加浓郁,落英如血。

三人为了不引起桃花庄中人注意,一路走来都是蹑手蹑脚的,不过从始至终,他们却是没有碰到一个人。

“咦?前面好像有人在哭!”

走在前头的xiǎo白忽然停住脚步,皱着眉头道。

陈恒二人也是听到了,经过这密密麻麻的桃林过滤,在寂静的桃花庄内,声音依旧清晰可闻。

“过去看看!”

陈恒扬了扬头,当先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眉头同样皱着,心中隐隐有种怪异的感觉。

xiǎo白与陆雪快速跟上,不多时就来到后院深处,透过桃林向前看去,那里矗立着一座亭子。

亭子不大,但雕刻得很是典雅,于桃林中有一种复古的风味。

亭子中,一名男子坐于其中,一边饮酒一边痛哭,声音极尽痛苦,催人泪下,刚才的声音正是这男子发出来的。

但是,在看到那名男子之时,陈恒等人险些发出一声惊呼。

这个人,赫然是此前刚见过不久的桃花庄主。

他在这里做什么?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?

陈恒三人脑中浮现出大大的问号,不过为了不引起桃花庄主的注意,三人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。

这时候,xiǎo白突然向他们使了个眼色,手指向桃花庄主,示意二人看过去。

顺着xiǎo白手指的方向,陈恒发现,在桃花庄主身前,隐隐露出了一块石碑。此时,后者的手正轻抚着那块石碑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陈恒眼神一凝,透过桃花庄主身体露出来的缝隙,好半天才看清楚上面写的字体。

石碑上只有四个字:庇护乡梓!

看到这一幕,陈恒略微思索了一下,向身后二人打了个手势,带着他们缓缓退回后方。

“陈大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”

待得离xiǎo亭子有一段距离之后,xiǎo白有些迫不及待地发问道。

陈恒diǎn了diǎn头,道:“那石碑上写着‘庇护乡梓’,应该是桃源镇镇民们赠送的。”

虽然只有一句话,不过xiǎo白跟陆雪却都已经明白过来了。

陆雪叹息道:“早就听説桃花庄主仁义,今夜一见,果真名不虚传。”

xiǎo白diǎn了diǎn头,“他这是在替桃源镇的人伤心呢。”

陈恒脸上同样有感慨之色,却是不置可否,正待带着xiǎo白二人离开,到其它地方看看,却见周围突然明亮了些许。

抬头看去,云开月现,透过桃枝洒落下来,让地面多了一丝淡淡的金色。

“咦?他怎么好像变年轻了?”

在陈恒抬头看天的时候,xiǎo白却是回头看向亭中桃花庄主,脸上露出一丝惊疑之色。

月光洒下,不仅照亮了桃林,连亭中桃花庄主面容也依稀可见。

可是,当他们仔细再看时,云雾又重新将月亮遮掩,桃花瘴气覆盖,视线朦胧,看不真切。

摇了摇头,陈恒道:“先不管这些了,我们先到别的地方找一下,要不然待天亮就麻烦了。”

xiǎo白二人也是收敛了心神,不再多想。

陈恒催动手心佛印,凭借佛气,隐隐能感到魔气所在位置,只是或许因为周围桃花瘴的关系,无法感应到确切的方位,只能循着大致方向找去。

穿过一棵棵桃树,众人再次深入,向着后院更深处寻去。

“陈大哥,我们好像又转回来了,这里离迷阵的地方很近。”

不多时,xiǎo白突然皱着眉头,拉住了陈恒。

陈恒也皱眉道:“我也有这种感觉,我们距离魔气的所在方位很近,但却始终无法绕到那边。”

xiǎo白向四周打量了一下,沉吟道:“这里的瘴气颇为怪异,时时刻刻都在流动,所以不留意的话,怕是一个晚上都绕不出去。”

陈恒无奈叹息一声,耸了耸肩膀道:“那你説怎么办?”

他虽然见识过几处迷阵,但也只是一支半解而已,对付这种东西,还是xiǎo白更擅长一些。

在陈恒説话的同时,xiǎo白也在暗暗观察周围环境,而后指着左边一处道:“那个方向,瘴气分布特别浓郁,桃花长得也最旺盛,我们往那边走走看。”

陈恒由佛印感应魔气,受到瘴气极大的阻碍,一般浓郁一些的地方几乎都会下意识地绕过去,xiǎo白这是要反其道而行。

不过他话一开口,陈恒眼睛便是一亮,diǎn头道:“这个方法或许可行,那就由你带路吧!”

xiǎo白也没推却,直接大踏步向那边走去,一边留心观察瘴气的流动情况。

在xiǎo白的带领下,这次是直接向着一个方向走去,并没有再如迷阵中那般七拐八弯的。

不多时,眼前豁然开朗,出现在前方的,是一处假山群,在桃林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。

当陈恒几人刚刚到达之时,还未来得及细看,便又听到了一阵阵凄厉的哭声,心中不由得大为错愕,最后听到的哭声怎么越来越多了?

如此毫不掩饰的哭声,刚才之所以没能传出去,显然是因为这里桃花瘴的关系。

此时,又是云开月现之时,月光透过桃林,重新洒落而下,让天地间恢复了一丝清明。

光线明亮,假山群中,隐隐露出了一名男子的身影。

只是,在看清楚那人脸面之时,陆雪忍不住“啊”了一声,但随即用手掩住嘴唇,只是眼中明显带着一丝恐惧,若非陈恒二人站于身旁,恐怕她会直接掉头就跑。

陈恒和xiǎo白脸色也是微变,那趴在假山中痛哭的人,偶尔抬起头来,能够看出一张奇丑无比,全部溃烂的脸庞,根本就认不出原本的相貌,虽然身上被黑衣笼罩,但却能够想象,他的身体怕也不会比那张脸好看多少。

那溃烂的皮肤中,时而被挤压出一些脓血,显得更加可怖,饶是陈恒定力好,一时间也被吓了一跳,心惊不已。

这人同样是一名男子,哭声凄厉悲痛,如歇斯底里,如痛彻心扉,仿佛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完全爆发开来。

哭声凄迷,令人心中恻然,只是听到声音,陈恒几人就能感觉出对方心里的悲痛,就好像心中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之后,再也找不回来,对于这个世界,已经满是绝望。

正因为这一diǎn,虽然感受到对方身上魔气滔天,随着他的哭声层层涌现,陈恒却是一时忘记出手。

“是他吗?”

身旁的陆雪,xiǎo手紧紧握着手中紫竹剑,説出来的声音都有些颤抖,显示出了心中无比紧张。

只不过,为了她的妹妹,她强行将那份不安压了下去,紫竹剑抬起,便欲冲出去,将对方擒下,好好逼问一番。

陈恒也因为她的问话而回过神来,默默diǎn头,准备与同伴一同出手,先将对方制住。

而就在此时,那名丑陋的男子却忽然掉头,双手搭在身前的假山上,左右一拉,伴随着隆隆声响,两侧假山竟是在他的推移下,缓缓向两侧分开。

也因为这一幕,陈恒拉住了欲冲出去的陆雪,示意后者先看一下再説。

在众人的注视下,假山缓缓分开,露出来的画面,再次让陈恒几人脸色大变。

那是一个池水,一个血色的池子,里面满满的全是血水,上面还飘浮着几具女子尸体。

受到假山遮挡,内里血池还不知道有多大,尸体不知道有多少。

血液翻滚,一阵阵浓郁的血腥味喷涌而出,令人直欲作呕。

周遭桃树,枝叶招展,在血腥味的刺激下似是极为兴奋,影影绰绰,发出一阵沙沙声响。

丑汉推开假山机关之后,便直接沿着血池踏了进去,转眼间消失在转角,不过假山却没有重新合拢。

陆雪最是干脆,只是望了一眼,顿时就在一旁干呕起来,一手捂嘴,一手扶树,面纱之下的一张容颜也是瞬间变得煞白。

xiǎo白有些担忧地看了陆雪一眼,向陈恒道:“陈大哥,我们现在怎么办?直接冲进去吗?”

从眼前的情况来看,桃源镇之秘,答案昭然若揭。

只是那血池看起来阴森可怖,也不知道内里会不会有什么陷阱,冒然冲进去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可是走到这一步,他们还有得选择么?

陈恒沉吟了一下,向xiǎo白道:“你跟陆师妹在这里等着,我先进去看看情况

至尊神武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池

,若有必要,便将他引到外面来!”

xiǎo白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情愿,不过看了陆雪一眼,终究还是地diǎn了diǎn头。

“我也要去!”

正当陈恒准备动身之际,陆雪却已经停止了干呕,看着陈恒,眼神中露出来的却是坚定。

不等陈恒拒绝,她便开口道:“不説桃源镇的人,我妹妹也很可能在里面,如果不让我进去看一眼,我怎么也不会死心的!”

陈恒这一进去,肯定会与那丑汉动手,到时要是动静太大,毁了那个血池,陆雪恐怕会错过唯一寻找妹妹的机会。

陈恒看向xiǎo白,发现他也不愿留在外面,只能无奈地道:“那好吧,待会儿都xiǎo心diǎn。”

陈恒刚刚説完,xiǎo白却是忽然道:“用不着进去了!”

陈恒一愣,重新看向假山那边,发现那丑汉竟然又从里面出来了,只是怀里却抱着一个女人。

丑汉把那女人放在地上,俯在她身上**痛哭着,声音更显悲凄。

女人衣着光鲜,因为被丑汉身体挡着,看不见容貌,但身材凹凸有致,应该是一名年岁不大的女子。只是身体一动不动,在陈恒的感应中气息全无,似乎已经死去多时了。

“这个女的,好像跟他身份不一般,他哭得那么伤心,可能也是应该这女的!”

xiǎo白看着眼前的画面,道出了心中猜测。

陈恒冷然道:“不管他们什么关系,此人身上魔气甚浓,煞气也重,显然是杀了不少人。桃源镇之事,与他绝对脱不了干系。”

就在这时,一道血影突然从桃林中一闪而过,停在了丑汉身前。

“你出来做什么?!”

声音带着愤怒,几乎是用吼的,来人显然是被那丑汉的哭声吸引过来的。

然而,在月光之下,当陈恒几人看清楚来人的相貌之时,却是忍不住一阵吃惊,随即怒气翻涌而上。

“桃花庄主!!”

南昌整形美容手术费用
南昌整形美容医院
南昌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
南昌整形美容医院手术
南充整形美容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